<table id="csmrm"><strike id="csmrm"><ol id="csmrm"></ol></strike></table>
    1. <bdo id="csmrm"><span id="csmrm"></span></bdo>
      1. <acronym id="csmrm"><label id="csmrm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    首頁>單機>《逆轉》特別訪談:逆轉逸聞與20年的回憶
        《逆轉》特別訪談:逆轉逸聞與20年的回憶

        《逆轉》特別訪談:逆轉逸聞與20年的回憶

        來源TGBUS作者TGBUS2021-10-21 15:24

        20年前,巧舟以制作人的身份策劃并推出了《逆轉裁判》這款游戲。再次回顧系列,歷經20年的時光,我們再次對巧舟進行了一次采訪。請注意,采訪的過程中包含部分劇透。

        巧舟:卡普空《逆轉裁判》系列的制作人和腳本創作者,堪稱《逆轉》系列的生父。曾經制作過《逆轉裁判》初代到四代,以及《大逆轉裁判》系列和《幽靈詭計》等作品。最近致力于動畫《奇巧計程車》的制作,藍光版已經開放預訂。

        【創作和誕生】

        ——雖然是懷著“做一款哪怕經過10年也能玩的游戲吧”的心情來制作《逆轉裁判》的,但這份愛卻已經持續了20年呢。

        巧舟:當時確實沒有考慮過20年的事?。ㄐΓ?。最近子承父業玩這游戲的家庭也逐漸增多了,感覺粉絲層次也變得更加豐富。這真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,我覺得非常感動。

        ——在開發《逆轉裁判》的時候,巧舟先生也是20多歲的人吧?

        巧舟:在制作初代的時候,我已經是接近30歲的人了。當時的想法就是“在30歲之前,一定要把劇本寫出來!”,朝著這個目標不斷努力,終于在離30歲生日還差10天的時候實現了目標(笑)。說起《逆轉裁判》的企劃,原本的目的就是為了培養以我為首的年輕員工才啟動的。當時作為帶我制作游戲的師父,我的上司對我說,“給你半年,做個你自己喜歡的游戲吧”,所以我選擇了制作推理解謎游戲的道路。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,所以我當時還是很拼的?;仡^看看當年的筆記,我是從2000年9月開始制作的,先是組隊一起去“旁觀審理過程”了。之后過了兩個月,在11月初的時候完成了試做版。

        ——啊,兩個月就成形了嗎?當時GBA就要發售了,我聽說當時是從零開始制作的吧。

        巧舟:好懷念呢,其實最初我們的計劃是做成GB版的,但得知“任天堂要出新機”的消息之后,卡普空發來了仍在開發中的GBA試做機。當時看到那個美不勝收的液晶屏幕時,我的感觸很深刻啊,滿腦子都是“如果是用這個做出的游戲,那肯定會熱賣”的想法。

        ——企劃本身也是有進展的吧。初期ROM的制作效果也不錯吧?

        巧舟:這個嘛,完全沒什么意思?。ㄐΓ?。當時被師父批判成“完全不知道是在玩什么的游戲”,然后他還下達了“如果照這樣下去,就要解散團隊”這樣的最后通牒……之后我才明白,這就是所謂的“愛的鞭笞”吧。之后就是對游戲的不斷打磨和改進,最終在年末的時候完成了目前大家熟知的裁判系統。

        《逆轉》特別訪談:逆轉逸聞與20年的回憶

        ——也就是《逆轉》系列的精髓部分吧。

        巧舟:現在回頭看看當年的記錄,連我自己都覺得難以置信。來年2月完成了第二話“逆轉姐妹”,3月完成了第三話“逆轉大將軍”,4月完成了最終話“逆轉,再會”,5月就完結了整體劇本。

        ——每個月完成一話的劇本嗎!這簡直就是月刊《逆轉裁判》的狀態嘛。

        巧舟:盡管各章節都是有原形做參考的,但速度確實算是很恐怖了。如果不是這樣快的進度,恐怕就來不及了。

        ——也算借“最后通牒”的東風嗎?

        巧舟:雖說算是借了東風,但當時的處境也真是火燒眉毛了。說起來,年底制作部的年會上,我們還表演了魔術呢。不過雖然是在表演,心情卻是差到了極點?。ㄐΓ?。

        ——“這哪是上臺表演的時候??!”對吧(笑)。

        巧舟:日程表上連一天休息都沒有,結果還在那個緊要關頭感冒了,我還清楚地記得,去看醫生打吊瓶的時候眼淚不爭氣地流了下來(笑)。就是正在寫“逆轉大將軍”的時候。

        ——初代的開發過程還真是慘烈啊。

        巧舟:無論是哪一代作品的開發過程都很艱辛。尤其是作為系列節點的《逆轉裁判4》和《大逆轉裁判》,這兩代都比其它歷代更有壓力。因為要帶著“全新的《逆轉裁判》”這一理念來制作,為了加入我以前最喜歡的夏洛克·福爾摩斯這一角色,可謂鉚足了勁頭吧。在最初的半年時間里,雖然已經跑通了整個故事的流程,但確實太趕了。制作臨近結束時,由于日程的安排,就陷入了“無論如何都得把故事切掉”的困境之中。那時候我的胃已經快撐不住了,最終住了兩次院(笑)。

        ——住院了???沒事吧?

        巧舟:《大逆轉裁判》臨近收工時一次,《大逆轉裁判2》臨近收工時一次。但都平安出院了,應該說是沒什么問題的吧(笑)。結果《大逆轉》就分成兩部了,比最初設想的故事內容超出了很多。受體驗過游戲的玩家們的影響,流程也有改動較大的部分,例如○○○其實○○○○○什么的。(譯者吐槽:莫非這里的○指的是アソギがじつは生きている——亞雙義其實還活著?)

        ——???那也就是說,那個人再次登場并不是一開始就決定好了的嗎……?

        巧舟:跟最初的設定是有所不同的。由于各種原因吧,多虧了團隊中諸位的努力,也讓這個情節向著更好的方向發展了(笑)。

        《逆轉》特別訪談:逆轉逸聞與20年的回憶

        ·在拘留所與真宵見面。成步堂決定為只身一人的她進行辯護。

        《逆轉》特別訪談:逆轉逸聞與20年的回憶

        ·鸚鵡小百合,似乎跟飼主——船塢管理員灰根學了些很重要的話……?

        《逆轉》特別訪談:逆轉逸聞與20年的回憶

        ·初出茅廬的靈媒師真宵以身軀為媒介進行降靈儀式。和姐姐千尋以傳紙條的方式交流。

        ——編寫劇情的難點是伏筆和大綱嗎?

        巧舟:是的,最開始是什么都不想就直接寫。比如第一作的“逆轉姐妹”之類。但當真宵被逮捕,成步堂問出“你的雙親呢?”的時候,我突然停手了?!罢f起來,她的雙親是什么情況?”我突然沒辦法寫下去,之后我就開始列大綱了。但也有即興創作的部分。其實在寫大綱的時候,并沒有最終話的鸚鵡。是因為剛寫的“大將軍”九太很受好評。于是想要創作出其他的有特點的證人……于是想到了小百合。

        ——意外地成為了重要證人呢(笑)。這種一邊寫一邊加設定的情況很多嗎?

        巧舟:《逆轉裁判2》之后,基本上都是列出詳細構成后再動筆寫。只有《逆轉裁判3》的最終話,一直沒辦法寫出大綱?!斑@個……還是讓未來的巧舟想辦法吧”,于是閉著眼睛聽天由命了。

        ——獅子假面!

        巧舟:和《哆啦A夢》的不二子不二夫老師一樣(笑)。在半年后,不得不寫的前一天,我突然奇跡般地想出了故事的脈絡,好不容易把它寫完了。

        ——故事中的角色思維極為復雜,真沒想到是這樣創作出來的。

        巧舟:那個小故事里的難點是“要如何讓無法用法律制裁的犯人認罪”。我一直沒能找到方法。被逼到絕境的時候,又突然有了靈感。在此之前,我都是先從詭計和狀況出發,思考故事的邏輯,再將角色設定在其中,但現在我試著將其顛倒過來。也就是說,要考慮如果置身某種狀況下,“這個角色會怎么做?”?!拔ky時刻,如果是真宵的話,她會怎么做?一定會去跟那個人商量吧。然后那個人又會給出怎樣的建議呢?”……這樣一想,就得出了將犯人繩之以法的唯一方法,并且將所有的情節都串聯起來了。

        ——哦哦!簡直就是“思路的逆轉”??!

        巧舟:是啊?,F在想想,這確實是一件值得舉杯慶祝的事,回頭一看當時的記錄,上面竟然寫著“這下總算可以開始動筆了,哎呀呀”(笑)。

        【最開心的是最終調整】

        ——能感受到是個高強度的制作過程,也有開心的步驟嗎?

        巧舟:最開心的是最終調整。要以暫定劇本為基礎,制作角色、動作、音樂等素材,然后將半成品交由我來進行調整。需要根據角色調整臺詞、指定動作、細致設定效果音和音樂的時機。這段時間非常幸福,我可以一直做下去。隨著制作進度能夠清楚感受到完成度有日新月異的提高。

        ——在最終調整階段讓完成度一下子就提高的場面,您還具體記得有哪些嗎?

        巧舟:其實在《大逆轉裁判2》的最終話,一開始的劇本里并沒有真正的犯人崩潰的那一段。但在最終調整的階段時感覺這里還是需要一個高潮,那時候原本時間就很緊迫,但是制作團隊的大家還是說“那就做吧!”,才會有那一場高潮。

        ——最重要的是直到最后都不能妥協。

        巧舟:就算情節和手法非常精妙,只要玩家實際玩到的產品沒有感受到游戲的趣味,依然還是失敗的。為了能讓玩家感受到趣味,還是想要盡自己全力制作出自己認為最好的完成品。

        【“逆轉”手法的秘訣】

        ——在自己想出的手法或者機關中,有您最喜歡的嗎?

        巧舟:在《逆轉裁判》第4話“逆轉,然后再見”里,湖里和船的那個手法我很喜歡。原本在構思手法的時候,經常是參考過去看過的懸疑推理小說中的手法進行組合。這個手法雖然簡單,但完全是自己想出的原創手法。再加上當時在想“既然發生在湖邊好想用神秘怪獸”的時候,正好看到電視新聞播出液化氣瓶爆炸飛進了人家里,當時立刻就想到“是這個??!”。

        ——葫西原來是這樣誕生的?。ㄐΓ?/strong>

        巧舟:《逆轉裁判2》第3話馬戲團的手法我也非常喜歡。雖然大家對這個手法可能褒貶不一(笑)。隨著手法的浮現,會有夸張的鼓聲和像是馬戲團表演一樣的特效,我感覺這里做得非常好(笑)。

        ——確實是個非常有“逆轉裁判”風格的夸張手法。就算是胡來也能讓人認可……

        巧舟:《逆轉裁判3》最終話的手法我也非常煩惱。想法的起點就是吊橋,我自己都覺得很胡來。但還是交給了天流齋真志守,我覺得他能應付得來(笑)。

        ——角色的力量是強大的(笑)。這次也采訪了角色設計的涂,有什么印象比較深刻的事嗎?

        巧舟:我和他從《逆轉裁判 復活的逆轉》開始就有過一起工作的經驗,那之后還有《逆轉裁判4》、《雷頓教授VS逆轉裁判》以及《大逆轉裁判》,是我長期以來合作過很長時間的伙伴。第一次去他的座位聽人介紹他的時候,那時候他就在畫成步堂和真宵。第一印象就感覺他畫得畫真好看啊。他是個穩重的成年人,但是對工作非常鉆研。就是這種熱情才能帶來優秀的游戲質量,非??煽?。

        《逆轉》特別訪談:逆轉逸聞與20年的回憶

        ——和涂在設計時是怎樣交流的?

        巧舟:在前期還會有較為細致的交流,但從《大逆轉裁判》開始,除了主要的角色之外,基本都是完全交給涂來做的。會讓他看劇本,商量角色的印象。比如龍之介的發型就非常棒,保持了明治時代男性的特點,同時還加上了象征成步堂家的刺頭元素,原本是一個難題。在劇情上也給了我很多重要的建議,算是支撐整個系列的重要成員。

        ——說到支撐整個系列的成員,還有歷代的各位制作人呢。

        巧舟:是啊,制作人有時是可靠的伙伴,有時還會是掌握大權的強敵呢(笑)。尤其是第一部作品負責總指揮的我的老師,從我還是個新人時候開始就嚴格教導我制作游戲的基礎,并且給了我制作《逆轉裁判》的機會,是我人生中的大恩人。我始終忘不了在20年前,他第一次玩完成品之后說的那句“真有意思啊,GOOD”。以角色設計的涂和巖元為代表,《逆轉裁判》是一個有著非常好的制作成員的系列,當然也不能忘了音樂。有創造出聽過就難以忘懷的原創世界的杉森、將那個世界擴展出更強音樂性的巖垂、以及從《雷頓教授VS逆轉裁判》到《大逆轉裁判》,有著很高品味總之很厲害的北川?;叵肫鹩螒驁雒鏁r,首先在腦海里浮現的很有可能是最喜歡的那個音樂。

        【多領域發展 只剩下好萊塢???】

        ——《逆轉》系列這二十年也在很多領域有合作。最近的一個要算是TV動畫化的聯動了吧。

        巧舟:從第一作發售算起來,是經過15年的動畫化。而且播放時間2016和2018年也和游戲中的時系列符合,可以說是很奇妙的邂逅。其實一開始也很緊張,不過我花了很多時間和渡邊步導演、富岡淳廣編劇一起研究劇本,梶裕貴等聲優們也努力地演繹。在這個項目中,還有機會描寫游戲中沒有出現的角色們少年時代的原創故事。我很感謝能夠獲得這個機會。

        ——寶冢歌劇團的演出也讓人印象深刻。

        巧舟:《逆轉裁判》系列最初的合作就是寶冢歌劇團了?,F在想來以它為起點真的很好。我個人以前一直認為,這個系列只有在游戲中才是最有趣的,對其他形式的合作不抱有期待。但是寶冢的舞臺改變了我這個觀念。寶冢徹底排除了其中的現實要素,抽出推理劇的魅力,以傳奇的形式展現。而且寶冢的全部故事都是由女性演員通過舞蹈和歌曲表演的,完全就是非現實的夢幻世界。這種夢幻感和《逆轉裁判》系列很符合。她們的演出也極具沖擊性。歌唱的御劍旁邊還有5個御劍靠近,一共可以看到6個御劍展示華麗的舞蹈。

        ——就是《規則由我來決定》的演唱場面吧。

        巧舟:那個場面也讓伙伴們大呼精彩,大家都一起唱了起來(笑)。真是非常厲害的公演。擔任劇本演出的寶冢的鈴木圭本身也很喜歡《逆轉裁判》系列,所以最終制作出了出色的作品。同時還有舞臺劇版。和我相關的是《逆轉裁判 逆轉的金牌》,我和劇作家齋藤榮一起努力創作了故事。雖然新的舞臺很遺憾地延期了,但我真的很期待有朝一日大家可以欣賞到它。

        ——各個領域都有《逆轉》的粉絲,真是讓人高興啊。

        巧舟:很多合作的實現就是由這樣的相遇促成的。比如《雷頓教授VS逆轉裁判》就是由于LEVEL 5的日野晃博對《逆轉裁判》有熱情的期待才得以實現的企劃。雖然制作過程很辛苦,但是結果非常精彩,是個很有意思的作品。和真實逃脫游戲領域有名的SCRAP的加藤隆生的見面也很刺激。優秀的制作人,彼此可以清晰地了解對方的意圖,想法相通。迄今為止有過很多合作企劃,不過最讓人高興的,還是那些能夠讓彼此粉絲互相感興趣的作品。彼此的粉絲對不了解的內容產生興趣,并且喜歡上它們,這對于我們來說是最幸福的。

        《逆轉》特別訪談:逆轉逸聞與20年的回憶

        ——之后有什么想嘗試的合作呢?

        巧舟:嗯,漫畫和小說也有了,不如試試歌舞伎吧……進軍好萊塢也不錯(笑)。

        ——卡普空也有這樣的前例?。ㄐΓ?/strong>

        巧舟:干脆在印度電影里跳舞或許也不錯。我個人認為《大逆轉裁判》的時代、服裝、音樂很適合寶冢。我等著鈴木老師的聯絡(笑)。

        ——您自己今后想挑戰什么呢?

        巧舟:現在和20年前的情況完全不一樣了,這是一個誰都可以成為制作人的時代,也有很多充滿創意的獨立游戲。在這個時代能進入卡普空這種大公司制作自己覺得有趣的游戲,我想越來越難了。不僅是公司方面,玩家們需要的東西,時代的變化也都讓這一切變得不再容易。如果在這種背景下我遇到了奇跡般的企劃,我想我會竭盡全力的。

        ——如果和剛開始制作《逆轉裁判》的時候一樣,被要求“給你半年,做個你自己喜歡的游戲吧”,您會怎么做呢?

        巧舟:我會嘗試制作一些有趣的小游戲。最近,我想制作一些原型,于是買了《RPG制作大師》。但是我的技術不佳,無法讓村人滿意的走路,備受打擊?。ㄐΓ?。說起來,我還是新人的時候,也用超級任天堂的《RPG制作大師》制作過解謎游戲(笑)。

        ——有機會還真想玩一下呢。那么最后,請您在迎來系列20周年之際說點結語吧。

        巧舟:本來想制作一款“可以玩十年的游戲”,但是現在已經是兩倍的時間了?,F在重新玩的時候,會感到那些不同時代的時光和我個人,都凝結在了這些游戲里。會覺得“這句臺詞只有在這個時候才能寫出來”。對于我們創作者來說,作品都是有生命的。完成的游戲,傾注了自己的全部。能夠制作出可以昂首挺胸推薦給別人的游戲,過了這么長時間,大家還在玩……對創作者來說,真是無上的幸福。正是因為有了各位玩家粉絲的支持,我們才能迎來這個20周年。我心存感激,由衷地向大家表達感謝!

        《逆轉》特別訪談:逆轉逸聞與20年的回憶

        ·偶然不斷累積,葫蘆湖中出現了水怪???陰影中果然是矢張……

        《逆轉》特別訪談:逆轉逸聞與20年的回憶

        ·《逆轉裁判2》第三話,犯人浮游空中???

        《逆轉》特別訪談:逆轉逸聞與20年的回憶

        ·《逆轉裁判3》第五話,天流齋真志守的素描成為了拆穿詭計的重大契機。

        《逆轉》特別訪談:逆轉逸聞與20年的回憶

        ·寶冢歌劇團當時的宙組TOP蘭壽富飾演成步堂(英文名叫Phoenix Wright)。還制作了御劍為主角的《逆轉裁判3 檢察官御劍憐侍》。

        《逆轉》特別訪談:逆轉逸聞與20年的回憶

        ·2019年1月在東京北千住公演的舞臺劇《逆轉裁判 逆轉的金牌》。加藤將飾演成步堂。還有巖元辰郎原創人物登場。


        回到頂部
        免费人成视频年轻人在线无毒不卡

            <table id="csmrm"><strike id="csmrm"><ol id="csmrm"></ol></strike></table>
          1. <bdo id="csmrm"><span id="csmrm"></span></bdo>
  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"csmrm"><label id="csmrm"></label></acronym>